【盗摄梦魇】二

– 激情综合网,激情五月,俺去也,淫淫网,狠狠撸,色播五月,色五月,开心五月,丁香五月,五月婷婷,深爱五月

【盗摄梦魇】                        版主评語: 色城版主                                读文前:请点击页面右边的;读文后 可以认真写出自己的感受心得,支持作者的同时也可以得到奖励;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建议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为您喜欢的作者加油吧!        2014/7/22 发表于:春满四合院 SIS字数:6125***********************************               视角转换***********************************                (二)  我的名字叫宁莉莉,现在正在某大型国企中担任秘书的工作,其实我本人并非是文秘专业的毕业生,甚至连文科生都不是,之所以还能得到这个职位,一是因为公公家的关系;二,则是因为我出众的相貌,身为女性,我对自己容貌,身材,气质都有着无比的自信,从小就被称为班花,校花。  天生一副一副架子的身材,苗条挺拔,即使是生产之后也不像其他女人一般肥壮,只是更加添了成熟风韵的意味,小腹要比以前稍稍圆润,不过这圆润柔软的腰身却并不显得臃肿,全因为我个子较高的缘故,所以身上的肉很不明显,只是把我肉感的曲线映衬的更加柔和。  唯一另我不太满意的,就是我这双修长白皙的美腿,想当年在学校时就迷倒了万千学子,因为是自然产的缘故,生产后我的臀部要比以前大了两号,由以前娇俏的小翘臀变成了现在浑圆丰满,肥润挺翘的大美臀,正是为了支持这肥臀,我的大腿根部也变得更加丰润了,让我有了些小小的困扰,除此之外,我还拥有着一双另无数女人羡慕嫉妒恨的雪白美乳,生产之后更猛增到E罩杯,因为我产后保养的较好,即使是在断奶后的现在,这豪乳也未下垂缩小,而是饱满坚挺,只要我走路的速度稍快,这两只调皮的小兔便会随着我的步伐一起上下起伏,引来男性赤裸裸的注目礼。  虽然我相貌美艳,身材火辣,可骨子里却又是那种传统的不得了的女人,我和老公高中时代就开始拍拖,到大学毕业结婚,我漂亮大方,老公英俊开朗,是学校里出了名的俊男靓女,婚后老公也很是出息,虽然家庭给他借了力,但他自己也努力打拼,年纪轻轻就称为了公司的中层,现在长期在德国外驻,因此我两人总是离多聚少,虽然家境优渥,物质生活也得到了满足。  可每次回家,只有我和女儿两人守着宽大的居室,总让我有些许的心酸,自从18岁两人初尝禁果以来,我便开始习惯于男女之欢,进入30岁后,欲望更加旺盛,可就是此时,老公却长期离家在外,只有休假回国时,我饥渴的肉体才能得到些许的慰藉,可就是这一点快乐,老公也是给的不情不愿,十几年来的性爱生活让彼此完全了解了对方的身体,老公开始进入了倦怠期。  另外,我也风闻他在德国和一个波兰女郎关系暧昧,但我却完全信任自己的老公,因为我是如此的爱他,相信他绝不会做出背叛的事情,至于床上的不良表现,可能也只是因为我的吸引力下降,正是女为悦己者容,我开始更加卖力的保养,健身,现在的我走在街上,回头率高的惊人,浑身散发出了一种少妇独有的魅惑荷尔蒙,可就是这样努力,在家里得到的「回报」仍是寥寥。  虽然身边有很多的男人殷勤谄媚,其中英俊者有之,多金者有之,权势者有之,青春者也有之,我偶尔也曾有过出轨的念头,但最后还是贞淑的理智战胜了肉欲的贪求。我很清楚,为了维护我幸福的家庭,一切的忍耐都是值得的。虽然我不会和那些男性真的发生关系,但因为我性格开朗阳光的关系,再加上我真的享受这种被人环绕期望的感觉,所以我偶尔也会给他们一下小甜头,比如说在服装上更加大胆,让他们的眼睛吃吃冰淇淋。  平日上班时,我穿的是公司的制服,雪白修身的衬衫被我挺拔丰满的胸部撑得恰到好处,下身穿着制服黑裙,因为我身高腿长的缘故,别人穿起来及膝的裙子,我则穿成了膝上短裙,将半条大腿暴露在外,再加上那丰满肉厚的美臀,更把窄小的裙子勾勒成了一个成熟的黑苹果,让不少男同事看到后不由得咽口水。  也正是因为裙子短小的缘故,我开始穿起了之前一直羞于尝试的丁字裤,这样就不会在紧绷绷的裙子上显出令人尴尬的内裤痕迹了,同时,我也比较爱穿黑色丝袜和高跟鞋,薄薄的丝袜紧紧的包裹在我风韵的美腿上,发出诱人的光泽,这样搭配下来,不知每天要吸引多少男人色眯眯的目光。  就这样,每天那些男性对我充满爱欲和渴求的目光将我滋养得更加美艳和动人,而我因为虚荣心的满足,性欲也稍稍得到了压抑,正当我的生活波澜不惊,日复一日的流逝着,一个黑暗腐臭的石子打破这平静的水面,引发了一阵涟漪。  就在不久前,有天我突然困得要命,昏沉沉的睡到在了办公室,就是在同事小刘叫醒我后,我也依然是哈欠连连,整个下午都不在状态,回到家后,我的头脑仍然浑浑涨涨,直到第2天才缓解过来,因为从来没有过这种现象,我不禁有些起疑,莫非遇到了传说中的迷奸药不成,难道自己也被轻薄了吗?  不过现在回想起来,自己的衣装还是完好的,也没有做爱的痕迹,也许只是自己多心了吧,可到了单位,小刘的表现却引起了我的怀疑,只见他今天总是逃避我的目光,说话有时也吞吞吐吐,一副心中有鬼的样子,不过因为没有证据,我也不好说什么,更何况是自己办公室的同事,要是怀疑错了,以后就没办法再相处了。  晚上回到家后,我和女儿早早的上床休息,而在床上,我也止不住的想着这件事,不知不觉间进入了梦乡,正在迷迷糊糊之际,忽然感觉有人在呼唤着自己的名字,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张开眼却看到了小刘站在自己的床前。  「啊,你怎么进来的,快出去,我要喊人了!」我慌张的大叫起来。可这时的小刘,却不紧不慢的脱光了衣服,沉默的爬上了床。  这时我本应当激烈反抗,却不知为何,全身变得好像烂泥一般瘫软,而下体的则好像一汪清泉,分泌出了透明粘稠的淫汁,此时小刘以将我薄如蝉翼的睡裙高高的撩到了肩膀,我那高挑丰满,嫩滑白皙的肉体被他狠狠得压在了身底,一个坚硬而滚烫的物体就在自己肥美的阴户前跃跃欲试,就在此时,我终于再也无法忍耐,发出了一阵骇人的大吼。  「啊啊啊啊啊……」我猛地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周围一片黑暗,我的床上依然只有我和熟睡的女儿,并无他人,坐起身后,我又掐了掐自己,才发现原来这只是一场梦而已。  虽然只是一个噩梦,可这感觉却如此的真实,我的腿间湿哒哒的,好像大姨妈来时一般,借着床头灯昏暗柔和的光芒,我才发现自己的阴部已经是一塌糊涂了,丰厚的唇壁间是鲜红柔嫩的小阴唇,这时已然被淫水浸泡的晶莹剔透,而一双豪乳上如樱桃般小巧嫣红的乳头,也硬鼓鼓的傲然挺立,使我不禁深感羞愧。  望着湿漉漉黏糊糊的床单,我心里如打碎了五味瓶般难受,既有愧疚之感,也有未尽之意,甚至小声埋怨自己为什么还没等插入便清醒了过来,以至现在内心如猫抓般。不知不觉的,我的一支小手慢慢的开始抚摸起了坚挺的乳头,而另一只手也慢慢的深入了芳草凄凄的腿间,修长的手指深入了湿滑温暖的阴部,揉搓起了那鼓涨的阴蒂,开始自慰了起来……渐渐的,一股巨大的快感让我不能自拔,我的手指在阴户中飞速的抽动着,渐渐的达到了高潮,在我刻意压抑的呻吟声中,我一泻千里,沉沦在了肉欲的漩涡之中……  第二天早上醒来,我的感觉差的要命,因此便请了个假,虽然这并不是我第一次自慰,可将老公以外的人当成性幻想对象,却仍然让我无法原谅自己,望着在我膝间玩耍的可爱女儿,我发誓要将这桩丑事埋藏在心底。  又过了好一会,我的心中渐渐的平静了下来,这时保姆也来了,我终于忙里得闲,便坐在了电脑前,打算上一会网,转换下心情,没想到刚登陆QQ,就显示出了一条消息。一个陌生人要加我为好友,同时也给我发了一个文件。一般情况下,除了同事同学和朋友外,我并不会加这种外人,可他留给我的信息却让我无法无视他。  只见他写道:「宁大美女,你不知道我是谁,不过你要是看到我给你发的东西后,你会迫不及待的想要认识我的。」  真是无聊的恶作剧,虽然是我这么想着,可好奇心还是驱使我轻轻的点了接收。  接下来的一分钟,我的血液似乎都要沸腾了起来,一张张不堪入目的淫秽图片映入了我的眼帘,要么是一个白皙水嫩,丰满明艳的女人双腿大开呈M字状,将股间的禁区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镜头前,要么就是面部特写,一张明眸紧闭,双唇微启的俏脸,似乎正满脸陶醉的舔着一根黝黑细长的阳具,而更加令人害怕的是,那照片上的主角并非别人,正是自己。这时,我感觉到了世界突然变得漆黑一片,旋转不停。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照片,即使是和老公在做爱时,我都不会允许拍照的,也许这不过是某个变态的追求者故意PS的,可看起来却全无痕迹,并且连背景仔细一看,都是在自己的办公室中,而且那整齐而稍显浓密的阴毛,高高隆起的阴阜,嫩红的肉洞,外加一个小巧可爱,如幼女乳头一般的小阴蒂,不是自己的又会是谁人的,刹那间,我突然联想起了那天突如其来的困意,不禁暗暗叫苦,没想到贞洁如此的我,终归还是遭人算计了,想到这里,两颗晶莹的泪珠不禁顺着白皙的面颊缓缓流下。  小刘啊小刘,我和文哥待你如亲弟弟一般,你怎能做出如此禽兽的行为呢?我第一时间怀疑的对象就是小刘,可后来仔细一想,如果真是小刘,他为什么只是拍了照片呢,如果只是为了一呈兽欲,完全可以再我熟睡时在对我任意轻薄,为什么还要拍这些照片故意让我看到呢?  思来想去全无办法,我几次颤抖的试图拨打警察局,老公还有小刘的电话,可每次还没有打通便被自己按掉,此时的我是如此的无助,以至于埋怨老天为什么要将如此残酷的命运强加于我。  「莉莉,怎么啦,看你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保姆关切的问道。  「啊!」我这才回过神来,原来自己还在家里,不能让外人知道这桩丑事,于是我急忙强做镇定,「没什么,阿姨,我刚才收到个消息,说我昨天做的报表出了点小问题。」  「哎呦,你们单位真是,人家明明不舒服,还要拿工作的事来烦人家,真是好不人性化啊!」保姆为我打抱不平。而我只能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保姆说,  「阿姨,现在天气这么好,不如你带着芳芳去院子里玩玩吧。」就这样,打发走了保姆后,我勉强支撑着又做到了电脑边,鼓起了勇气,打出了一行字。  「你是谁,你想要什么?」  没想到字刚一敲出,马上就得到了回应。  「我想要什么,你猜。」  「我无心跟你废话,快说你的目的吧。」  「这样啊,这里说不明白,来,我给你个号码,你打过来我们当面谈吧。」说完,就发来了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我颤抖的拨通了这个号码,两下盲音后,一个似乎并不太陌生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啊,是宁莉莉大小姐吗?」一个粗鄙但却很年轻的声音说道。  「是我,你是谁?」  「你的一个粉丝啊,其实我还以为你能听出了呢,让人家有些小失望呢。」年轻声音戏侃的调笑着。  这声音不是小刘,也绝不是单位中的同事,但却又如此熟悉,会是谁呢?我在心中暗暗的想着。  「喂,你说话啊?」见我没有吭声,那人似乎有些着急。  「嗯,我还在听……」  「这就对了,现在开始,只有我有权利结束电话,知道了吗!」  「好的,我知道了。」我咬紧着嘴唇,用低的似乎只有自己才能听得到的声音回答着。  「好,既然你已经主动联系了我,看来是看到了那些照片了吧,怎么样,我的技术是不是不错,比香港的陈冠希都好吧,不过我想一半的功劳还是要算夫人您的,你说是不是啊,你那大白奶子,大肥屁股,可比那阿娇嫩模什么的有看头多了……」  「变态,你住嘴!」他的污言秽语引起了我的怒火,不禁有些失控,打断了他的话语。  「你才要闭嘴,臭婊子,你敢再说一句,我就把这些照片贴满各大网站,让全国人民都看看你的烂逼!」电话那头的家伙显然更有底气,而这也恰恰就是我的命门所在,只此一击,我的心里防线便已告陷落,不禁悲从心起,愤怒转瞬间化为了怨愁压抑,忍不住泪雨涟涟。  「求求你,不要做这种事……呜呜……我并未做任何伤害你的事啊……」我带着哭腔,忍不住的央求起来。  「这样才对啊,说实话,你想想,你老公和同事要是看到这些照片会怎想,其实我也没什么恶意,只不过想和您交个朋友,一起吃吃饭,唱唱歌什么。」  「那你要我做什么啊……」我仍然哭个不停。  「这个啊,今天下午两点,你来开发区煤矿招待所的315房间来,我们当面交流一下吧,记住,不许报警,不许告诉任何人,我可不是一个人,你要是不老实的话,我就叫我同党把这些照片全发到你的qq群里,还有别的大网站,我被抓顶多判几年,出来后还是一条好汉,不过你的人生可就毁了,到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在人前抬得起头来。」  「好的,知道了……」我声音颤抖的含泪说道。  「嘟嘟嘟……」电话被对方挂断,此时我好像摊烂泥一般瘫软的坐在了沙发上,头脑一片空白,此时将会有什么样可怕的命运等待着我呢,我不愿去想,唯有叹息而已。  中午刚过,我对保姆谎称单位有急事找我,要赶回去加班,晚上有可能不回来吃饭,接着就换好了衣服,匆匆而去,临行前,我带走了家里的几万元现金,并拿了几张银行卡,希望这能在最危急的时刻成为自己的挡箭牌,当我转身出门时,望着女儿快乐的笑脸,我忍不住又流下了几滴眼泪。  坐在宽敞的驾驶席上,我却感到了无比压抑和窒息,呆在车库的黑暗之中,我有半响未发动汽车,只是一脸迷茫的盯着窗外,就在这时,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拨通了老公的号码。  短暂的等待后,电话另一头响起了熟悉的声音:「喂,老婆,干吗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显得睡意朦胧,疲惫不堪。  「没什么。」我的言语有些哽咽:「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听声音?开玩笑!你知道我这边才早上六点吗,不是告诉过你不要白天给我打电话吗!」电话那头的老公声音有些提高。  「对,对不起……」我强忍着才未发出哭腔,接着便是一阵沉默。我多么希望老公可以细致入微的体察出我此时的痛楚。  「干吗你又不说话了,越洋电话很贵的啊。」见我仍不吭声,老公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算了,我昨天晚上加班到很晚,上班前还想再补补觉,晚些时候你再打过来吧。」  「不,我有事想对你说……」话音未落,那边就传来了挂断电话的嘟嘟声,此时此刻,我就好像丧失了最后一颗救命稻草的溺水者,空留绝望于胸间。而令我最没想到的是,此时绝望的我心情反而变得更加的平静起来。于是我发动了汽车,心无旁贷的前去接受自己未知的命运。  开发区煤炭招待所,其实我并不陌生,原因在于它的所在地和我的单位相隔并不遥远,就在本市的城乡结合部,让我更加深了怀疑,这人说的也许是真话,他可能和我有过一面之缘,我努力的从记忆力里来回搜索,却并没有得到什么结果,不过想到既然自己马上就要和他见面,便又懒得多想了。  大概时间在1点半左右时,我已来到了招待所的大门前,虽然叫做招待所,可在我眼里却不比那些破烂的小宾馆强多少,好不容易才将车子在招待所那狭窄破旧的后院停好,我下了车,走过了阴暗的小道,旁边有几个下棋等活的拉脚民工,望着我被包裹在黄色连身短裙里扭摆的肥臀和两团抖动的巨乳投出了热辣的目光,我平时并不讨厌这目光,因为正是他们证明了我自己的女性魅力,可此时却感到无比的恶心,好像他们正在用眼神强暴自己一般,于是我歪举着遮阳伞,挡住了自己秀美的面容,加快脚步,走进了这家肮脏破旧的宾馆。  当我走向服务台时,前台的小姑娘正在低头玩手机,理都没理我,于是我便径直走入了狭窄的过道,在走廊尽头就是305号房间,面对这好像地狱入口一般的破旧木门,我鼓足了勇气,轻轻的叩击了几下,却没人应答,于是我转动了把手,这才发现门并没有落锁,我战战兢兢地的走进了这个小房间。  里面的陈设和一般的小旅店别无二致,除一台老旧的电视和一张双人床外,别无他物,看了看时间,还差几分钟到两点,我有些手足无措的坐在了床边,似乎才刚坐下,就听见了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接着门把手被旋转了起来,我的心仿佛跳到了嗓子眼,终于要和那可怕的恶魔面对面了,等着我的,又会是怎么的结局呢?               (待续)[ 本帖最后由 苧蒛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minsento 金币 +100 紅包敬上! 繼續努力 SIS有您更美好!  minsento 原创 +1 紅包敬上! 繼續努力 SIS有您更美好!  minsento 威望 +1 紅包敬上! 繼續努力 SIS有您更美好!

Add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